Tag: 特维斯

养父的死让特维斯不想再踢球 未来他考虑当教练!

当地时间6月3日晚,阿根廷前锋特维斯正式宣布退役。其实,特维斯早就远离绿茵。他上一次正式比赛出场,还是2021年5月31日阿根廷联赛杯半决赛。那一战,博卡青年客场与阿韦亚内达竞技0比0战平,点球大战2比4告负。2021年6月4日,在专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特维斯宣布告别博卡青年。那之后,他没再踢球。时隔一年,接受阿根廷美洲电视台专访,特维斯正式宣布退役。

做客阿根廷美洲电视台“放出来的野兽”节目,特维斯对主持人亚历杭德罗范蒂诺说:“我浪费了很多时间,不能跟我的家人在一起。可现在我可以说了,我退役了,这确定了。我收到很多邀请,有的来自美国,有的来自阿根廷。但是,已经定了。作为球员,我把我所有的都给了出去。在我心中,我把一切都给了出去,这让我心安。”

特维斯解释说,他之所以不想再踢球,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养父塞贡多雷蒙多特维斯的病逝。父因子贵,在阿根廷,其养父被人们尊称为唐塞贡多。唐塞贡多视特维斯如己出,而特维斯也视为他亲生父亲。养父患有糖尿病,2020年初又做过颈部手术。后来,他感染上新冠肺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45天。好不容易出院了,不久他又再度入院,最终没有挺过来。

特维斯说:“人们总是问我放弃踢球的原因,有一天我回答说:‘是因为我失去了我的头号粉丝。’然后是沉默。当我8岁时,来场边看我踢球的人就是他。有一天,我问自己:‘还再踢啥?’于是我起了床,说:‘我不再踢了。’那是我唯一一次真正只考虑自己,因为我总是考虑别人,考虑我母亲、我妻子瓦内萨和我的女儿们。我失去了我的头号粉丝,那使我不想再踢球了。”

特维斯说:“最后那一年,我踢得太痛苦了,因为他(养父)脑死亡了,情况非常糟糕。有一天,我起了床,对瓦内说:‘我不踢了。’当天下午,我打电话给(经纪人)阿德里安鲁奥科说:‘听着,我不会再踢了,我退役。’当天晚上,我打电话给里克尔梅:‘明天我需要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不再踢了。’那之后,来了该来的事情,我的家人们才知道我不再踢了。他们都很震惊。”

特维斯1984年2月5日出生,跟C罗和内马尔同一天生日。今年2月5日,38岁生日聚会,特维斯不得不向所有家人亲朋解释他退役的原因。“最近这个生日,我要过了话筒。我的叔伯和堂兄弟们想让我再继续踢,当时所有家人都在场。我跟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我妻子瓦内和我最好的朋友合了影。然后,我开始向我的家人们解释我为什么挂靴。所有人时时刻刻都在问我,直到我对他们说:‘我不再踢了,是因为我失去了我的头号粉丝。’”

特维斯的养父全名塞贡多雷蒙多特维斯,他其实是特维斯的姨父,他妻子阿德里亚娜马丁内斯和特维斯的生母法比亚娜特里娜马丁内斯尼是亲姐妹。特维斯的生父胡安阿尔贝托卡布拉尔死于一起枪战,特维斯是遗腹子。父亲死时母亲怀胎6个月,他根本没见过生父。生父死了之后,生母又染上毒瘾,根本无力抚养特维斯。塞贡多和阿德里亚娜夫妇收养了特维斯,抚养他长大。

对于自己和养父的关系,特维斯曾这样说过:“我就像是他的亲儿子,我一直叫他爸爸。自从我记事儿起,他就跟我在一起。我爸爸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却照顾我。他当时是阿德里亚娜的未婚夫,阿德里亚娜是法比亚娜的妹妹,法比亚娜是我亲生母亲。”

塞贡多人很善良,对特维斯如同己出。特维斯曾回忆说:“他对我和(弟弟)楚埃科一视同仁,我们兄弟俩一起长大。我比楚埃科大两岁,但我爸爸为我俩买同样的T恤、运动鞋,买什么都是两个孩子都有份儿,我们的穿着是一样的。在他亲生儿子和我之间,他从不区别对待。”

10个月大时,一壶开水烧到特维斯的脸上,姨父姨母抱着他去了医院,救了他一命。特维斯伤得不轻,是一级和二级烫伤,他脸上留下了永久的烫痕。踢球成名之后,有了钱,有人劝特维斯做脸部整容手术。但他拒绝了,他要留下那段生涯的记号。他不想忘记过去,不想忘本。

也是养父告诉了特维斯他亲生父亲的情况。“他总是跟我讲真相。当我开始意识到我亲生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搂着我,对我说:‘我不是你亲生父亲,你出生前你父亲就了。’他告诉了我真实的故事。他说我就是他亲儿子,他就是我的父亲。他把整个家扛在肩上,带领所有人前行。

特维斯出生和成长在阿帕奇堡垒区,那是大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街区,犯罪盛行,毒品泛滥。在阿帕奇堡垒区的一次枪战中,特维斯的生父身中23弹而亡。特维斯的生母对其生父的死感到愧疚,因为是她约他去当地的一个酒吧,结果在酒吧发生了枪战。生父死后,生母就染上了毒瘾。

特维斯对于生父的印象,来自其他亲人的讲述。“他们说他总是抚摸我(母亲)的肚子,跟我说话。知道这些让我感觉好受了很多。”6岁时,特维斯再次见到生母。“6岁时,我知道那是我生母。她躺在地上,疯疯癫癫的。我父亲抱紧了我,他对我说,你得上学读书。”

2017年,特维斯透露,五年前,2012年,他已跟生母重归于好。“我见了我母亲,五年前我恢复了跟她的关系。我们坐下来聊天,她状态很好。在她那边,我有12个兄弟姐妹。在我的另一个家庭,我有5个兄弟姐妹。我有一个弟弟,进过监狱。”

小时候,特维斯跟养父母生活在阿帕奇堡垒区。当年,是养父带他去街区的小球场踢球,是养父为他在当地的All Boys少年队报了名。塞贡多待特维斯如同己出,特维斯也视他为生身之父。长大懂事儿之后,为了感恩养父,特维斯随了养父的姓。

特维斯能在足球上取得成就,要感谢养父的严厉。特维斯打小儿就喜欢音乐,喜欢跳舞,他的一个兄弟还组建有一支乐队。他回忆说:“有时候,前一晚去跳舞,睡得太晚,早晨我不想起床,他(养父)就把我从床上薅起来。他逼着我去训练,他从不允许我缺席一次训练。我父亲不停地工作。他是个砖瓦匠,他早上6点钟起床,晚上7点钟才回家。一回来,他就去俱乐部看我。每个周末,他总是陪着我。”

特维斯非常有性格,这从他拒绝给女儿买车一事上就可见一斑。特维斯曾回忆说:“我对我的女儿说,想买车的话,她得自己去挣钱。有人问我:‘你是特维斯,你怎么能够不给你女儿买辆车呢?’”但特维斯固执己见,因为他还记得父亲教育他的一句话:在买车之前,得先买房子。父亲的理由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儿,你该怎么办,你总不能睡在车里吧?”

正是因为父亲的这句线年被博卡青年卖到科林蒂安,开始挣大钱之后,特维斯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家人们买房,让他们从村儿里搬出来。他总共买了14套房,父母、叔伯、兄弟、堂兄弟,所有人都在城里有了房。

后来,到欧洲踢球,钱越挣越多,特维斯定期寄钱给养父母。但塞贡多总说不要,他是传统的人,讲究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分得很清,不想沾特维斯的光。特维斯曾讲过:“塞贡多从来不想让我给他什么。他一直就是一家之长的派头,他去工作,挣钱养家。他不希望我帮助他们,我要让他歇上几个月,他会疯,会死。我曾跟他说过,他没必要工作了,他可以安安静静地待着,陪我母亲去旅游。可他却说,除了工作,除了砌墙,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干什么。在工地上他很快乐,那就是他的生活。”

2014年,在大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莫隆,在一处工地当工头儿的塞贡多遭到抢劫。当劫匪得知塞贡多是特维斯的养父之后,就把他给绑架了。当时,特维斯在尤文图斯踢球。为了赎出养父,他掏了40万美元赎金。被绑架8个多小时后,塞贡多获释。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7年,四个匪徒落网,获刑12年。

特维斯是阿根廷足球史上伟大球星之一,是历史上夺冠次数第4多的阿根廷球员,排在梅西(40冠)、迪马里亚(32冠)和路易斯冈萨雷斯(31冠)之后。代表阿根廷国家队,他打过两届世界杯和4届美洲杯。但身穿阿根廷蓝白剑条衫,特维斯最重要的一个冠军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足冠军,那是阿根廷足球第一块奥运会金牌。6战打进8球,只有一战没开胡儿,特维斯是赛事头号射手。

特维斯也是博卡青年历史上的巨星之一。他13岁进博卡青年少年队,曾三度效力博卡,为博卡拿过4次阿甲冠军、1次解放者杯冠军和1次洲际杯冠军。效力科林蒂安,他拿过巴甲冠军。在曼联,他拿过欧冠和世俱杯冠军,也拿过英超冠军。在曼城,他拿过英超冠军。在尤文图斯,他两夺意甲冠军。在上海申花,他拿过足协杯。

放眼世界足坛,能够跟梅西和C罗都做过队友的人寥寥无几,特维斯有幸成为其中一人。在曼联,他跟C罗做过队友。在阿根廷国家队,他跟梅西做过队友。而在阿根廷足坛,特维斯是后马拉多纳时代球员中最像马拉多纳的人,无论是在球风上,还是在性格以及精神上。两人都出身贫寒,身上都有一种桀骜不驯,在博卡青年都穿10号,都是博卡史上巨星。老马执教阿根廷队时,特维斯是最受宠的人。2020年3月8日,阿超最后一轮,博卡在糖果盒主场1比0击败马拉多纳执教的拉普拉塔体操队,力压死敌河床夺得阿超冠军。赛后,打进唯一进球的特维斯走到客队教练席,“强吻”了马拉多纳。

告别博卡青年后,特维斯一度动过到博卡俱乐部管理层任职的念头。但经过一年的考虑,他还是想当教练。阿根廷球星退役后做教练者人数众多,特维斯也想尝试一下。在“放出来的野兽”节目中,特维斯表示:“我要当教练,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当教练,特维斯不是一个人去战斗,他着手组建了一个团队,其左膀右臂是卡洛斯查帕雷特吉。雷特吉不是足球教练,他1969年出生,年轻时是曲棍球球员,效力阿根廷国家曲棍球队多年。退役后,他担任过阿根廷男女国家曲棍球队教练,率女队拿过2010年世界杯金牌,率男曲拿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金牌。

对于当个出色的足球教练,特维斯很有信心。“我跟雷特吉和我的兄弟们已经工作了四五个月,我们制订了一个规划,对此我很有信心。球员们可以倾听我讲的,因为我有自己看待生活和足球的方式,这是最重要的。”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