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春兰杯决赛

春兰杯决赛首盘唐韦星惜败

新华社南京9月13日电(记者王恒志)第13届春兰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决赛13日打响,中国选手唐韦星九段执黑以1/4子劣势不敌韩国棋手申真谞九段,在三番棋决赛中出师不利。

唐韦星和申真谞都是首次打进春兰杯决赛。连续20个月雄踞韩国围棋等级分榜首的申真谞是当今韩国围棋第一人,唐韦星则往往遇强则强,他获得的三次世界大赛冠军,两次是击败当时韩国第一人夺得的。

这盘棋两人下得非常胶着,都展现了不错的竞技状态,比赛一直鏖战至官子阶段仍然难分高下,进入半目胜负的细棋局面。读秒声中,唐韦星第177手下出妙招,局面一度占优。但申真谞无愧于其“申工智能”的外号,196手一冲,令唐韦星出现应对失误,棋局就此逆转。

至271手,申线子的最微弱优势胜出,唐韦星遗憾告负。赛后唐韦星表示,官子局面特别细,最后那个地方确实没看清,感觉自己的计算力确实不如以前了,就差一点。

15日双方将进行三番棋第二盘的较量。唐韦星表示,虽然对手很强,但自己会尽力给对手制造麻烦,希望能够赢下比赛。

春兰杯由中国围棋协会、春兰(集团)公司主办,1998年创办至今已举办12届,韩国选手六次夺冠,中国选手夺冠五次,日本选手夺冠一次。

中国棋手无缘春兰杯决赛常昊与李昌镐对局(图文)

如今的国家队管理松垮,棋手很不用功。 过去在国家队时,每天早中晚都要摆棋,有时上了床也要抱着本棋书钻研。可是现在,每次去国家队时,基本都看不到队员,没有人在摆棋,没有人在研究。中国围棋虽然设立了国家队,但棋手们研究的气氛很差,韩国、日本的很多棋手每天都要摆棋几个小时,他们自发组成了很多研究会,对一些定式的研究出新很多,所以在国际比赛中成绩当然好。而国家队中,目前也只有一些年轻棋手组织了一个清风研究会,有时讨论研究一下,比起韩日来说还是欠努力。国家队的一些老将基本都是平时见不着人,甚至连领队教练也不知他在哪里,只有到了比赛的时候才出现,这样的状况怎么能出成绩? 国家队之所以形同虚设,就是因为棋院的领导管理不严。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当年马晓春在南京“出事”后,棋院领导王汝南表态说:“根据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棋院再作决定。”结果此事最终不了了之。还有就是前一段爆出古力出入歌舞厅的新闻后,棋院领导不去批评古力,居然还忙着为其辟谣。领导如此姑息迁就,怎么能树立良好的作风? 除了中国棋院领导不力,围棋国手一切向“钱”看。比如全国个人赛,很多名棋手都不愿下,因为没钱。但中国棋院偏偏还助长这种歪风,规定每年只要下满8盘正式比赛就可以有等级分排列资格。以至于不少人现在正规比赛不来,只忙着走穴、办棋校赚钱。

与大师同场竞技是一种荣耀,但是从另一方面说,也是一种不幸! 如果你是篮球运动员,与乔丹同年,你就是生不逢时!同样,在李 镐昌的围棋时代,碰上李昌镐,也是生不逢时!在常昊之前的马小 春,在与石佛的十番棋大战中大伤元气,令人感叹:既生亮,何生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