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迈入世界一流、具备团队优势的中国跳远为何直到今天才拿到世界冠军

北京时间16日,这个25岁的中国小伙儿在俄勒冈世界田径锦标赛男子跳远决赛中,凭借最后一跳超越全部对手,一举创造诸多伟大纪录:在田径世锦赛历史上,此前从来没有一位来自亚洲的选手赢得男子跳远冠军,王嘉男成为历史第一人;他也是中国第一位在世锦赛上赢得田赛项目冠军的男子运动员,是继刘翔、王浩、陈定之后,第四位在世锦赛上赢得金牌的中国男选手。

早在7年前的北京世锦赛,中国跳远就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但这枚大赛金牌为何直到今天才得以兑现,缔造历史的人又为何是王嘉男?

当天的决赛开始后,王嘉男在第三跳跳出8米03,以第5名的成绩进入最后三跳。“最后一跳之前,我看了眼大屏幕,8米15就能拿奖牌,我想我就是闭着眼、仰着头跳也能拼个奖牌吧。”王嘉男说。

当他顺利地完成一整套动作,习惯性地起身看一眼裁判,再看一眼沙坑,他开始意识到这一跳的分量,“估计在8米3左右,不是奖牌就是金牌,我就往前跑,下意识地往前跑。”他赛后回忆当时那激动的一刻时说。

成绩确认,8米36,这使得王嘉男超越东京奥运会冠军滕托格卢和今年世界最好成绩保持者伊哈默尔等一众选手跃居首位。排在他前面的四名选手面对王嘉男的逆转一跳,再也未能创造奇迹,只有滕托格洛越过了8米——当一切尘埃落定,王嘉男就此成为中国田径首位世锦赛跳远冠军。他奔向百米比赛的起跑方向,披上一面五星红旗,在两万多名观众面前庆祝这历史性的胜利,这是其职业生涯迄今最伟大的一刻。

“我一共梦过三次世锦赛金牌,今年也梦过一次,每次醒了都告诉自己要现实一点,现在真是梦想成真了。”王嘉男接受采访时说。

或许由于项目本身受关注程度不高,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年来,中国男子田径项目中最具有实力和希望在大赛上夺金的,就是跳远。

2015年在“鸟巢”,北京田径世锦赛上,中国男子跳远队三名选手李金哲、高兴龙、王嘉男同时出现在决赛上——除了当年“刘易斯时代”的美国田径队,没有任何国家做到过。最终,19岁的王嘉男以8米18获得铜牌,成为第一个站上世锦赛跳远领奖台的亚洲人。高兴龙和李金哲分列第四、第五名。当时业内专家就告诉记者,“中国跳远最好的时代已经来了。”

那几年中国跳远缘何进步飞速,早已被媒体说了又说:田管中心所制定的“请进来、走出去”战略至关重要。“请进来”就是聘请了兰迪·亨廷顿,他曾指导过三级跳远传奇人物威利·班克斯和跳远世界纪录保持者迈克·鲍威尔。王嘉男由兰迪和中方教练共同执教,“兰迪在我身旁一直鼓励我,对我信心有很大帮助。我所有的技术都是他教的,助跑、空中技术、起跳都是他教的。比赛每一跳之间,他都会跟我强调助跑、节奏、助跑的精准度。”王嘉男曾这样介绍自己的恩师。

“走出去”是中国运动员到世界各地进行训练和比赛。以前中国田径总是国内比赛成绩好,一到国际大赛就萎靡,抗压能力和阅历不够,这些问题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当初兰迪刚刚接手队伍时就很自信地说,他的目标是将几位弟子的极限水平提升至8米30,甚至8米40以上,他果然没有食言——2014年以来,李金哲和王嘉男的个人最好成绩都是8米47,其他中国男选手的好成绩不断,石雨豪8米43、高兴龙8米34、黄常洲8米33、张耀光8米29……

过去,中国跳远的根本问题在于运动员本身实力就不够,这缘于长年以来,我国跳远运动员在绝对速度、起跳能力、助跑速度利用率等方面,都明显低于世界顶尖选手,而“请进来、走出去”让中国跳远选手的实力最终上了一个台阶,来到世界一流。

但内行都知道,即便是顶尖运动员想要在大赛跳出自己的最好成绩,都几乎是不可能的。里约奥运会,时任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主任的杜兆才告诉记者:“奥运会要想夺牌,平均实力要在8米30以上,而我们的实力在8米10、8米20左右,要想在奥运会有所作为,还要再提升水平。”

因为就个人极限成绩而言,世界范围内能跳出8米30以上的高手数量并不少,但所有人都知道,大赛跳远项目偶然性太大,太考验运动员的临场发挥——大赛从来都不是出极限成绩的舞台,谁能稳定发挥,才能笑到最后。

2015年到2022年的8个赛季,他的最好成绩全部维持在8米20以上,其间的4届世锦赛全部进入决赛。从北京到尤金,王嘉男在世界上的对手从门科夫、卢瑟福德,换成了曼永加、萨梅伊,再到如今的埃切瓦里亚、滕托格卢,长江后浪推前浪,他却能始终维持在世界顶尖。

换句话说,王嘉男始终做好了准备,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对手犯错的机会。今天在赛场,滕托格卢对王嘉男的最后一跳措手不及,赛后他伤心地说:“我非常难过,我失去了一次最伟大的成为世界冠军的机会。”

早已具备团队优势的中国跳远队,终究由王嘉男冲破了最后的瓶颈,真正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